《蘭薰桂馥大荒酒》
作者:管理員1    發布于:2016-01-14 01:35:47    文字:【】【】【

《蘭薰桂馥大荒酒》        

  上海市

    我對北大荒酒情有獨鐘,倒不是我對酒有什么嗜好和海量。

    最初了解酒,是從唐詩宋詞中。王維的《陽關曲》: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真是讓人感動得涕淚交零;蘇軾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那種意境的高深曠遠足以雄視今古。

    那時候,我對酒抱有一種神秘感,但卻敬而遠之。

    頭一回喝酒,是在北大荒的時候,連指導員彭家傳要調到水利隊去。平時,他和我們相處甚好。他是1958年農建師的轉復軍人,山東廣饒人。雖然他文化程度不高,但卻很尊重我們這些個小文化人,每逢連隊遇上需要講課一類的事,他總會來找我們商量。

    那時候,知青都還沒有成家。偌大一個場部,飯館也不見蹤影。連隊的食堂更似乎沒有這個先例,所以我們無法為他舉行餞行儀式。

    那天晚上,倒是他預先約好我們幾位知青,在他家中設宴和我們告別。說是家宴,其實就是在土炕上擱一小方桌,周邊頂多只能圍坐五六個人。菜肴倒是十分豐盛,小雞燉蘑菇、炒雞蛋、蔥爆肉,酸菜粉條、白菜燉豆腐。餃子當然是必備的,那是北大荒特有的風俗,而且都興大盤子大碗的,唯獨酒盅卻是小小的。

    北大荒的習俗,女人是不上桌的,這倒不是一種歧視。一方面囿于屋小地窄,另一方面,這種場合可以充分顯示女主人的廚藝。當客人酒酣耳熱,眾口齊夸佳肴美味時,女主人便會感到一種莫大的滿足,男主人更會在一種熱烈祥和的氣氛中露出幸福的笑容。

    上好幾個菜,指導員便一一給大家的酒盅中斟酒,小酒盅是青花瓷的,那樣子最多只能盛下一錢的量。

    我那時不諳酒性,也不懂喝酒的規矩,大家舉起杯時,我就一口悶了。不料一入口,便覺得嗓子眼里火辣辣的,味道又苦又澀,實在說不上是什么玉液瓊漿。

    拿起酒瓶,北大荒酒四個字映入眼簾,商標說不上精致,但卻質樸無華,頗有一種清純的美感。只是那上面標示著的65度讓我過目不忘。那時候,我對酒的度數不甚了了,只知道度數越高,酒性越烈。

    酒過三巡,指導員邊給大家斟酒邊說:這北大荒酒,性烈,最適合咱們北大荒人,你們看,它都能點著火呢!

    邊說邊劃著一根火柴往桌上的酒杯湊去,只聽的一聲,一朵金黃色的火苗竄起在酒杯上,它歡快地跳躍著、舞動著,仿佛具有生命和靈感。

    俗話說水火不相容,但這看似互不相容的兩種物質,居然能夠借助于酒的載體,如此平衡、和諧地融合在一起,它們相依相伴、共生共滅,讓我感到這世界充滿了奇妙。

    那一晚,給我的感覺是多少年來都無法忘懷的。

    不知什么原因,自打第一回喝上了酒,我對北大荒酒卻有了一種舍之不去的感覺,也許最初我只是醉心于它所營造的那種溫馨親切的氣氛。北大荒氣候冷,冬日長。男人們都喜歡下工回來,炒上幾個菜,喝上幾盅。家人圍坐一炕,那種感覺,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尤其是逢年過節,這北大荒酒更成了家家戶戶必備之物,那時,這樣的宴會我們知青都沒少參加過。

    漸漸地,我對北大荒酒的口感也有了適應,能品聞出其中的滋味和香醇,也能說出些個子午寅卯來,自然也有了些酒量。以后我能在酒宴席上應付自如,還真是在北大荒時打下的底子。

    慢慢地,從史書中我知道了儀狄、杜康造酒的說法,知道了釀酒從夏朝開始,已經有五千年的歷史了。

    其實對儀狄、杜康造酒的說法我是頗抱懷疑態度的。人類的發明創造是一個漸進和積累的過程,蔡倫造紙之前,中國人其實早已發明了造紙術。而世界各民族,都在不同的時期和不同的地方先后釀造出了酒,這不是巧合,而是一個客觀的規律,因為糧食發酵成為酒,本身就是一個自然漸進和積累的演化過程。

    但酒的發明卻可以說是人類文明史上的一件具有特殊意義的大事,它是人類社會進入農耕文明的象征。正好比陶器是原始社會的標志,青銅器是奴隸社會的標志,鐵器是封建社會的標志一樣。只有當農作物逐漸豐富起來,人類才可能用多余的谷物來釀造酒。商周時代是中國釀酒業的高峰時期,你看那些美輪美奐的盛酒器就可以知道,罍、盉、觚、壺、尊、爵,至今都讓我們嘆為觀止呢。

    那么,這北大荒酒又是從什么年代產生的呢?

    我想窮本溯源,然而卻無從考證。但我確信曾經生活繁衍在這廣袤的黑土地上的先民們早就發明了酒的釀造技術,因為這里具備了釀制酒的得天獨厚的自然和人文條件。

    黑龍江有著全中國,乃至于全世界的最肥沃的黑土地,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生產出來的高粱、玉米、小麥等五谷雜糧是釀酒的最好原料,至今仍源源不斷地供應給全國的釀酒商。

    黑龍江還有大小興安嶺,完達山,那些綿延起伏的崇山峻嶺,每當冰消雪化或雨過天晴時,那叮咚的山間流水經過無數遍的地殼層層過濾,夾帶著極其豐富的有機質和礦物質,流向境內的黑龍江、松花江、烏蘇里江、嫩江、牡丹江、興凱湖,而由這些大大小小的江河湖泊,構建成的黑龍江特有的豐富水系,形成了釀酒的最好母體。

    黑龍江流域的古代文明,在中華文明的歷史中更具有一種神秘而特殊的地位,它的地理人文環境以及它那漫長的社會歷史又賦予了北大荒酒獨特的文化色彩。

    黑龍江的酒文化也是中華酒文化中的一朵奇葩,它是在世代的傳承中不斷融合發展才演化成今日的標志--北大荒酒。

    我確信,當北大荒酒的第一滴甘露出現于原始部落的瓦甕中,當北大荒酒的第一縷芳香飄拂出遠古先民的草屋時,從那時,也就是從那時,就已經奠定了它品重醴泉的身價。它同時也昭示著黑龍江流域的古代物質文明,從那時,也就是從那時,就已經搭上了人類社會發展的快車道。

    古代黑龍江的少數民族以騎射見長,在這片土地上逐漸發展強盛起來的拓拔鮮卑族、契丹族、女真族、蒙古族、建州女真族先后入主中原,建立了跨度長達五百多年的北魏、遼、金、元、清五大王朝政權。在這些少數民族的日常生產、生活中、在他們的行軍途中、慶功宴上,酒都是必不可少的。他們在向中原邁進的過程中肯定也把這片黑土地上的釀酒技藝和它特有的酒風格和酒文化潛移默化地傳播入黃河流域、長江流域,乃至于珠江流域。

    所以今天那些遍布于全中國的美酒佳釀,如果要溯源尋祖,恐怕也少不了北大荒酒的血脈和基因。

    北大荒酒的形成也同樣吸納了全國各地各種先進的釀造工藝和風格。遠的不說,單自清代開放龍興之地,幾千萬的山東移民,在長達兩百多年的歷史時期里,拖家攜口蜂擁進入白山黑水之間,你能說那里沒有釀造蘭陵美酒、景芝白干和即墨老酒的能工巧匠嗎?

    當晉商的駝隊、馬幫走西口、出榆關時,以商人特有的眼光和嗅覺,他們一定不會忘記給那片黑土地捎去汾酒、竹葉青、西鳳酒的芳香和清醇,他們同樣也會把北大荒酒的聲名傳布向三晉大地的千家萬戶。

    當徽商、浙商、粵商、閩商、川商的商船車隊遍布于中國的沿海內陸,他們在把茅臺、古井貢、五糧液、劍南春、瀘州老窖,帶到全國各地時,也必然會把這片豐饒的黑土地上生產的北大荒酒帶向四面八方。

    更說不定,在絲綢之路,在茶馬古道上,這北大荒酒也曾經陪伴過那些商家、行旅和腳夫走過漫漫的途程,給他們帶去多少熱烈的氣氛和喜悅的心情。

    不知不覺間,我喜歡上了北大荒酒,喜歡它那濃烈的酒性和醉人的芳香,喜歡它那溫馨的氣息和熱烈的氛圍,更喜歡它那悠遠的歷史和獨特的文化。以至于有朋自北方來,我總會再三關照:別忘了帶一瓶北大荒酒來!

自定內容
北大荒酒業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黑ICP備10202946號
電話:400-034-8899 傳真:0451-84114000 
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道里區機場路13公里處 我的世界0.14